World Barista Championship & World Aeropress Championship - 世界咖啡比賽雜記 WBC 2013 冠軍在Melbourne

當去年宣佈2013的World Barista Championship將會在澳洲主辦時,高興的不得了,不用搭飛機到遙遠的歐洲看這一年一度的盛事,國內線可以搞定就真是太好!於是去年就早早定了機票、飯店!

今年的WBC 2013與墨而本的國際咖啡展(Melbroune International Coffee Expo)共同舉辦,所以不只有比賽還有來自各地的器材跟咖啡供應商參加!展出時間共計四天,頭兩天開放給相關行業人士參與,第三四天開放民眾參加

展覽場並非水泥建築物,而是採用類似固定式帳棚(所以在裡面可以烘豆子!)

選你喜歡的沖煮方式跟豆子,他煮給你喝!

這個沖煮設備很漂亮,類似Aeropress + Trifacta的原理,只是更漂亮

可以選擇純金屬濾網或採用濾紙

特裝都很用心!

換好參觀證後走進去,展覽規劃就如同墨而本的棋盤式街道相當有秩序,大多數的店家都花不少錢在特裝上,只有少數的參加者用台灣最常見的Truss隔間,墨而本主要的咖啡店家都有參與(Market Lane, St Ali, Alix etc.),在展覽場中他們推銷他們的咖啡,也找不錯的當家Barista來為客人沖煮,表現自己的店的技術、品質及開發潛在買家。Espresso、V60手沖、Aeropress、MoccaMaster、Chemex,可以說的出來的沖煮方式都有,當然不會說給你整整一大杯,而是用紙杯分裝大方的份量來嘗試味道(否則哪有辦法喝很多呢..幾杯就飽了),Espresso部分店家都很大方的拿出來Geisha等上等貨,喝完後站在那不動,就會馬上問你要不要再來一杯!

他手上拿的就是Bonavita恆溫沖煮壺

牆壁上的隨便你點

因為是展覽中心所以本身沒有固定水源,所有的設備都是透過大型的桶裝水藏在桌下面供應,多數店家的特裝十分用新連Macro Uber等熱水機都直接砍入桌面,稍微沒錢一點的就採用Bonavita的熱水壺,這次Bonavita駐中國的代表(台灣人 Michael Cheng)也特別飛來墨而本支援,Michael表示目前台灣還沒有通過電檢所以無法買到該款水壺,不過已經有不少人透過平行輸入方式弄到台灣,一次約一兩百隻,仔細在網路上爬文可以找到,另外該款壺除了作手沖用的細嘴外,還可以標準的水壺規格,同一個底盤可以兩用!算是相當不錯的選擇,美國售價約$70-80美金!

說到這,Brita是贊助廠商之一,他們攤位放了很多Brita水壺讓大家「試喝他的水」,墨而本本身水質約58 TDS(比Brisbane的 300好太多),但是經過他們過濾的水真的很甜美!等等..展產根本沒有自來水阿,原來他們是拿礦泉水放到濾水器中過濾…靠!難怪…

Kees van der Western 也有來參展,終於如願摸到我心儀的Speedster,不過售價直逼一台2 Group La Marzocco Linea(這次他們也順便發表了新款 Premiere Linea PB,很漂亮,有汽車工業設計感),我看還是想想就好!

Hario似乎找了不少日本原廠來協助,整個攤位都是被自己的日本人包圍,展出產品似乎也是挑選比較適合澳洲市場走向,日本道具街裡面的許多產品都沒有出現!

我想全世界因為咖啡賺最大的就是Mazzer吧!

5Sense的攤位弄的很精緻

特製四頭的Sneysso 三個自排一個手排,櫻桃木把手

Macro Uber熱水機 幾乎是標準配備

這個Hario也太大,要煮麵麻?

Hairo滿桌的玩具

展場可以說分成四的區塊,主要展場(包含Brew競賽擂台)、後方展場(一些比較沒錢的店家就到那去)、Barista擂台賽及Barista擂台外的品嚐區,品嚐區主要提供了不同墨而本店家的咖啡豆讓參觀者任意品嚐,每個Bar台都有義工在那邊為你做手沖或Espresso,你可以指定你想要的咖啡豆來嘗試!其中一攤的義工是來自台灣喔!

很可愛的濾紙

這樣一套放在家裡多帥,白色魯柏 + 藍色Slayer!

立刻白作畫

高檔的組合!

豪華版的Linea 還真漂亮

有種變形金剛汽車的Feel

台灣國旗飄揚

日本啦啦隊

日本一向都很強的,今年差韓國1.5分,連第二輪都近不去!切腹吧!

擂台賽主持人是英國HasBean創辦人Stephen Leighton,以一個咖啡人來說他的主持功力的確蠻強,不僅懂得咖啡器材、知識、也能帶動現場的氣氛,只是感覺他已經喊道快沒聲音了!場內分成三個區塊,每個區塊都有一樣的Bar台跟機器,Bar台A比賽時 Bar台B就會有下一個選手做準備!五十多名選手在第一、二天輪番上陣,搶前12名的頭香!兩組電視墻以及兩組攝影機做近距離的拍攝跟Live轉播,整體而言都相當不錯,唯一就是三個「比賽計時鐘」,一直出問題,當選手舉手開始時,紅外線遙控一直失靈,倒是計時器不動作!還好這是咖啡比賽,不是運動體能比賽,怎麼有辦法說「等一下 重新開始一次」,也難怪大型比賽都是以Rolex & Seiko在贊助,普通的拉拉鐘還真會在關鍵時刻出問題。(我猜是那個鐘本身設計為室內使用,但是Showground的屋頂是可透光,光線會造成遙控器失靈吧?)。

我倒是還蠻喜歡的主題「旨味」,可能評審不愛吃日本料理吧!

還很用心的做了小卡片可以套再評分表上

我看他一定是被我帶賽到,拍了照就GG了

無影手中國我會煮 選手(怎失焦..)他撥粉時快到有殘像!

每場比賽後就有工作人員(義工)上場來把機器做徹底的清洗跟檢查,這次裡面也是有來自臺灣的義工喔!(他在當天晚上還有參加WAC 2013競賽)

只能明年再加油了!

2013地球上最強的Barista都在此了

很可愛的捷克女裁判 Petra Vesela

當天看完比賽、展覽大約七點鐘,比預定時間晚了一個多小時,主要當天有許多參賽者是應該第一天比賽卻第二天才到的選手,因為他們來自的國家非常難拿到澳洲的簽證(被刁難)以及飛行的班次、時間都不能配合,以致於他是在第一天半夜才到,只有半天的練習時間就要上場比賽,實在想想,身在先進國家的選手是多麼幸福,不僅有團隊一起加油跟校正,也有充裕的資金!許多選手光是機票、住宿錢都是最後一秒才湊齊。

可是結果發表後我才跟他拍照的,不是我帶賽

台灣無緣的獎盃

接著馬不停蹄的前往Australian Barista Academy,因為那邊還有另外一場競賽,WAC 2013 (World Aeropress Championship 2013),這項比賽並非正規系統,是由2004年WBC冠軍 2005年Cupping冠軍 Tim Wendelboe (挪威) 所發起,現在在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Aeropress競賽!今年特別選在WBC第二天的晚上,由5 Sense咖啡在Australian Barista Academy競賽!評審當然有世界雙料冠軍Tim Wendelboe、World Cup Tasting 2008冠軍 Capser Engel Rasmussen (丹麥)、3屆US Cupping冠軍 Ben Kaminsky(三個裡面唯一沒有拿到冠軍的,哈)!

大樓外面搶搶滾

裡面更是水洩不通

名字寫再杯底,以視公平

大家努力的Brew

測試中

同時指最喜歡的一杯

我與世界冠軍們的合照

Tim確認每一杯都在58度情況下做杯測,他這紅外線溫度計挺棒的

一樓有現煎漢堡、跟啤酒(賺的錢將捐給慈善機構),二樓Aeropress世紀盃、三樓則是乒乓球比賽(喝完咖啡上樓打球),整動樓都有現場DJ助興、跟小點心..免費入場!

Casper很認真

這大鬍子被Uber熱水機擺了一道,突然關不起來整個滿出來!氣死

這張超冏!兩個世界冠軍指第一杯,美國區冠軍Ben Kaminsky指下面那一杯!Ben整個超尷尬,還說怎麼會!我再試一次!(因為在這之前大家數道三,都指一樣的…哈!或許這就是世界級跟國家級的不同吧!Orz)

銅牌公佈!

上一屆的世界冠軍Jeff正在努力保護他的寶座

比賽規則很簡單,你可以用自己的設備,也可以用場地的設備,四台Macro Uber熱水機 etc,豆子則是由Tim烘培直送的[Gikanda Cooperative in Nyeri, Kenya],參賽者的杯子下面有編號,沖煮好後將會將順序打亂讓評審不知道是誰煮的,三位評審會在評比後同直指向自己最喜歡的一杯,視為這一個Round的優勝者!採淘汰制!

介紹他由比利時帶來的SPA Water

我很幸運的就站在與Tim等人10公分旁的距離,可以聽到他們竊竊私語跟Cupping方式,而且還喝到了幾杯世界優勝Aeropress :D

公佈了!這杯就是!!!!!

一二名公佈

來自臺灣的選手,在一輪鐘取得勝利角逐第二輪淘汰賽,可能因為他使用手搖磨豆機(現場也有Ditting等可用)造成雜味偏多而被淘汰,韓國的選手被Tim & Capser 酸 Dirty Equipment 也慘遭淘汰(可見器材的乾淨度很重要,他們喝一口就知道)。最後以比利時的Jeff Verellen取得冠軍,他同時也是去年的WAC冠軍,可以獲得加值五千多澳幣的贈品跟機票參加今年下半年在歐洲另外一場的比賽!

參賽者們 第二排第一個是來自臺灣的選手,同時也是WBC的義工!可惜那他忘記跟他要聯絡方式了!

同時Jeff也立刻分享了他的Aeropress技巧,首先來自於比利時的他,帶著他由比利時拿來的SPA礦泉水(水真的很重要)作為沖煮的內容物,所以他並沒有採用場地的Uber熱水機(水就贏人了),咖啡豆17grams,但是要先將太小、太大、太輕、長得奇怪的豆子通通挑掉,將豆子放入磨豆機後,拿一個調酒的金屬下壺來接咖啡粉,因為靜電的關係,太細的粉末將會沾留在金屬瓶的旁邊,記得將他去除!上面的手法可以讓整體的雜味大大降低。但是Jeff的沖煮方式太複雜也記不起來,但是第二名的Willie Yli-Luoma的方式到蠻簡單

Aeropress 反煮
17公克 咖啡粉
240cc 的剛好滾的水
三次攪拌 - 浸泡 2 分鐘

另外Tim在會場有分享他的沖煮方式

Aeropress 正煮
14公克 咖啡粉
200cc 96度 Uber 水
三次攪拌 - 浸泡 1分鐘
再攪拌三次 - 浸泡 1分鐘

另外壓下去時不要太大力,因為會導致過細粉末擠出,另外在Aeropress發出「ㄘ..ㄘ..」空氣生之前停止,確保最乾淨的萃取.喔,忘記提到, Aeropress本身需要先熱水過一次(免得影響溫度)、濾紙也是過熱水、裝咖啡的鋼杯或杯子也要溫過!

如果你住的地方也有Aeropress比賽記得一定前往看看!這東西真是個偉大發明!(記得要洗乾淨就是…不然 Dirty Equipment)

有興趣想看比賽錄影的可以到此:http://new.livestream.com/wbc2013/Melbourne2013

推薦看最後一個Round的:美國、澳洲、薩爾瓦多:)

新款iPad叫什麼?規格是什麼?分析給你聽!

外界不斷揣測iPad Mini的規格與市場定位,以蘋果多年使用者的角度提出下列分析與大家分享!

首先我不認為會叫做iPad Mini,根據第三代的iPad由iPad3改正為”All the iPad”中不難感覺到蘋果想把iPad變成電腦生產線,電腦生產線目前分為「Macbook Air 11/13、Macbook Pro 13/15/15Retina、Mac Pro」如果電腦生產線變成「iPad、Macbook Air11/13、、」你認為小尺寸的iPad會叫做iPad Mini or iPad Air麻?年初時都已經將”2″取消了,代表iPad將成為獨立一的系列,故我認為他將稱為iPad 7inch (揣測為7吋的話)、目前的款式叫做iPad 9.7inch,iPad正式獨立為一個電腦系列,也代表說未來將可以有不同尺寸的iPad,甚至iPad 42inch給學校使用!

第二點則是規格,許多人認為iPad Mini(我稱為iPad 7inch)將會採取低價位、規格跟Nexus 7或Kindle等拼,採用目前的iPad 2 1024×768等解析度,有點類似窮人版iPad意味,我的觀察恰好相反,不難發現Apple在所有同等級的產品中一向都是以規格取勝、也是最高價位,都用最好的料去燉一碗湯,賣最高的價格。低價位、中等食材產品多數為競爭對手的招數。

air.png

由iPod Touch、iPhone4/4s/5、iPad 9.7inch到Macbook Pro Retina,不難看出Apple要朝向全Retina的野心,甚至未來的iMac或Mac Display都有可能變成全Retina(只要能解決顯示卡的效能問題,畢竟Desktop不擔心電源、散熱),新推出的iPad 7″更不可能走回頭路採用1024×768,這不僅增加App開發者的困難(設計兩種圖案解析度),也讓許多App會以開發低解析度為主,反讓iPad 9″無法發揮真正的效能(看起來更糟),一旦App開發者全面採用Retina解析度後,也意味這著iPad1,2的壽命終結,因為他們無法執行新版本的App(iPad1已經半條命了,連iOS6都不跑),所有iPad1&2使用者,得要乖乖花錢升級!Macbook Air、Macbook Pro不同尺寸中,只有解析度降低但是「密度」並沒有改變太大,故我認為iPad 7″將會採用是Retina密度的螢幕,但是一樣保留4:3比例,同樣的App在iPad 9與7上只有感受「大小不同」而無「粗細」差異。

shot.jpg

如果網路上流出來的iPad 7″外殼正確的話,一定是採用Nano Sim + Lightning 街頭,更可肯定這台iPad將會採用最新的技術跟規格,更沒有理由去用低解析度的面板!CPU甚至會採用目前iPhone5中的A6,除了高效能、省電外,最重要的是3核心的GPU能在低耗能下推動7″的Retina Display,畢竟電池空間沒有9吋的大,電源將為7吋最大挑戰,iPhone5發表會中曾經抨擊其他對手只會不斷的放大機身來放入更強的配備,而Apple是嘗試著將現有規格的產品放入更小的新身、再提昇!(但我認為使用A5X可能性比較低,畢竟iPad 9″的電池跟散熱已經是極限了!)

價位,目前iPad 7″售價將會取代iPad2的$399(美金)價格,與iPad 9″相差100元,漸漸的iPad將採用筆記型電腦的銷售型態,有小幅改款時將不再舉行記者會,就是突然有天Apple Store Online關閉幾著鐘頭,iPad 9″換上 A6 + LTE功能,由iMac、Mac Mini等產品都是這樣「告知天下」的不是麻?

7.jpg

或許蘋果認為他們已經將平板電腦發揮到一個境界,暫時無人能敵(也確實),不再需要每年搞一次巨大更新,也可以讓使用者願意花下一兩萬買一台「電腦」而不擔心11個月後就要推出新款!畢竟你買iMac不會太擔心隔年就來個改頭換面!這也是為什麼他們要將尾數拿掉(iPad”2″)的原因,而手機一向是炫耀的產品,尾數代表了屌數!否則BMW為什麼要寫個318、335、M3賓士寫個C300、E500再車尾給大家看!?

顏色?有人說iPad、iPhone只有黑跟白很無聊,不是做不出來(看新的iPod Touch就知道、很漂亮)主要是維修備料麻煩,以前只要準備黑色零件,現在還多了白色零件,iPhone4只有前後顏色不同,現在iPhone5連邊框都不一樣,如果再來個五顏六色,那要準備多少備料?你總不喜歡修回來,紅色變成白色吧?

iPad 7″ 將採用 Retina Display 7吋(4:3規格)、A6處理器、4G LTE(Nano Sim)、Lightning Connector

PS.這也將意味iPad 7″會跟iPhone 5一樣有三種LTE版本,再購買時要小心買到日本、美國機,因為以後台灣的頻段可能不相容!

lte.png

How to Setup iCloud Carddav on Snow Leopard 10.6 讓10.6也可以使用iCloud通訊錄

Took me awhile to find this out.

1. Create an Account in Address Book 5 with CardDav Setting

Username: yourname@xxxx.com
Password: password
Server: pxx-contacts.iclould.com

It doesn’t really matter what you entered, we are going to change from Configuration.plist

2. Close Address (Apple Key + Q)

3. Open Terminal

4. cd Library/Application\ Support/AddressBook/Sources

5.  ls -l (search for the latest updated directory)

6. cd [the directory name]

7. nano Configuration.plist

8. Ctrl + W (Search) servername

9. Change the servername <string> by entering this format

<string>https://pxx-contacts.icloud.com:443/xxxx your icloud id xxxxxx/principal </string>

10.Change username <string>

<string>username%40xxxx.com:password</string>

11. Ctrl + X and Save

12. Open Address Book, iCloud should be Syncing!

How to find my iCloud Unique ID?

Please have a look here!

http://maggiemcfee.com/2011/10/13/icloudical/

iPhone 4Steve Jobs’ Talk

 

今天,很榮幸來到各位從世界上最好的學校之一畢業的畢業典禮上。我從來沒從大學畢業過,說實話,這是我離大學畢業最近的一刻。

今天,我只說三個故事,不談大道理,三個故事就好。

第一個故事,是關於人生中的點點滴滴如何串連在一起。

我在裡德學院(Reed College)待了六個月就辦休學了。到我退學前,一共休學了十八個月。那麼,我為什麼休學?(聽眾笑)這得從我出生前講起。

我 的親生母親當時是個研究生,年輕未婚媽媽,她決定讓別人收養我。她強烈覺得應該讓有大學畢業的人收養我,所以我出生時,她就準備讓我被一對律師夫婦收養。 但是這對夫妻到了最後一刻反悔了,他們想收養女孩。所以在等待收養名單上的一對夫妻,我的養父母,在一天半夜裡接到一通電話,問他們「有一名意外出生的男 孩,你們要認養他嗎?」而他們的回答是「當然要」。

後來,我的生母發現,我現在的媽媽從來沒有大學畢業, 我現在的爸爸則連高中畢業也沒有。 她拒絕在認養文件上做最後簽字。直到幾個月後,我的養父母保證將來一定會讓我上大學,她的態度才軟化。

十 七年後,我上大學了。但是當時我無知地選了一所學費幾乎跟史丹佛一樣貴的大學(聽眾笑),我那工人階級的父母將所有積蓄都花在我的學費上。六個月後,我看 不出唸這個書的價值何在。那時候,我不知道這輩子要幹什麼,也不知道唸大學能對我有什麼幫助,只知道我為了唸這個書,花光了我父母這輩子的所有積蓄。所 以,我決定休學,相信船到橋頭自然直。

當時這個決定看來相當可怕,可是現在看來,那是我這輩子做過最好的決定之一。(聽眾笑)當我休學之後,我再也不用上我沒興趣的必修課,把時間拿去聽那些我有興趣的課。這一點也不浪漫。

我 沒有宿舍,所以我睡在友人家裡的地板上,靠著回收可樂空罐的退費五分錢買吃的。每個星期天晚上得走七哩的路,繞過大半個鎮去印度教的 Hare Krishna 神廟吃頓好料,我喜歡 Hare Krishna 神廟的好料。就這樣追隨我的好奇與直覺,大部分我所投入過的事務,後來看來都成了無比珍貴的經歷(And much of what I stumbled into by following my curiosity and intuition turned out to be priceless later on )。

舉個例來說。當時裡德學院有著大概是全國最好的書寫教育。校園內的每一張海報上,每個抽屜的標籤上,都是美麗的手寫字。因為我休學了,可以不照正常選課程序來,所以我跑去上書寫課。我學了
serif 與sanserif 字體,學到在不同字母組合間變更字間距,學到活字印刷偉大的地方。

書寫的美好、歷史感與藝術感是科學所無法掌握的,我覺得這很迷人。

我沒預期過學這些東西能在我生活中起些什麼實際作用,不過十年後,當我在設計第一台麥金塔時,我想起了當時所學的東西,所以把這些東西都設計進了麥金塔裡,這是第一台能印刷出漂亮東西的電腦。

如果我沒沉溺於那樣一門課裡,麥金塔可能就不會有多重字體跟等比例間距字體了。

又因為 Windows抄襲了麥金塔的使用方式(聽眾鼓掌大笑)。因此,如果當年我沒有休學,沒有去上那門書寫課,大概所有的個人電腦都不會有這些東西,印不出現在我們看到的漂亮的字來了。

當然,當我還在大學裡時,不可能把這些點點滴滴預先串連在一起,但在十年後的今天回顧,一切就顯得非常清楚。

我 再說一次,你無法預先把點點滴滴串連起來;只有在未來回顧時,你才會明白那些點點滴滴是如何串在一起的(you can’t connect the dots looking forward; you can only connect them looking backwards )。

所以你得相信,眼前你經歷的種種,將來多少會連結在一起。你得信任某個東西,直覺也好, 命運也好,生命也好,或者業力。 這種作法從來沒讓我失望,我的人生因此變得完全不同。( Jobs停下來喝水)

我的第二個故事,是有關愛與失去。

我很幸運-年輕時就發現自己愛做什麼事。我二十歲時,跟 Steve Wozniak 在我爸媽的車庫裡開始了蘋果電腦的事業。我們拚命工作,蘋果電腦在十年間從一間車庫裡的兩個小夥子擴展成了一家員工超過四千人、市價二十億美金的公司。在那事件之前一年推出了我們
最棒的作品-麥金塔電腦( Macintosh),那時我才剛邁入三十歲;然後,我被解僱了。

我怎麼會被自己創辦的公司給解僱了?(聽眾笑)

嗯,當蘋果電腦成長後,我請了一個我以為在經營公司上很有才幹的傢伙來,他在頭幾年也確實幹得不錯。可是我們對未來的願景不同,最後只好分道揚鑣,董事會站在他那邊,就這樣在我 30歲的時候,公開把我給解僱了。

我失去了整個生活的重心,我的人生就這樣被摧毀。

有幾個月,我不知道要做些什麼。我覺得我令企業界的前輩們失望-我把他們交給我的接力棒弄丟了。我見了創辦 HP的 David Packard跟創辦Intel的 Bob Noyce,跟他們說很抱歉我把事情給搞砸了。我成了公眾眼中失敗的示範,我甚至想要離開矽谷。

但是漸漸的,我發現,我還是喜愛那些我做過的事情,在蘋果電腦中經歷的那些事絲毫沒有改變我愛做的事。雖然我被否定了,可是我還是愛做那些事情,所以我決定從頭來過。

當時我沒發現,但現在看來,被蘋果電腦開除,是我所經歷過最好的事情。成功的沉重被從頭來過的輕鬆所取代,每件事情都不那麼確定,讓我自由進入這輩子最有創意的年代。

接下來五年,我開了一家叫做 NeXT 的公司,又開一家叫做 Pixar 的公司,也跟後來的老婆(Laurene)談起了戀愛。

Pixar接著製作了世界上第一部全電腦動畫電影,玩具總動員(Toy Story),現在是世界上最成功的動畫製作公司(聽眾鼓掌大笑)。

然後,蘋果電腦買下了 NeXT,我回到了蘋果,我們在 NeXT發展的技術成了蘋果電腦後來復興的核心部份。我也有了個美妙的家庭。

我很確定,如果當年蘋果電腦沒開除我,就不會發生這些事情。

這帖藥很苦口,可是我想蘋果電腦這個病人需要這帖藥。 有時候,人生會用磚頭打你的頭。不要喪失信心。

我確信我愛我所做的事情,這就是這些年來支持我繼續走下去的唯一理由(I’m convinced that the only thing that kept me going was that I loved what I did)。

你得找出你的最愛,工作上是如此,人生伴侶也是如此。

你 的工作將佔掉你人生的一大部分,唯一真正獲得滿足的方法就是做你相信是偉大的工作,而唯一做偉大工作的方法是愛你所做的事( And the only way to do great work is to love what you do )。 如果你還沒找到這些事,繼續找,別停頓。盡你全心全力,你知道你一定會找到。而且,如同任何偉大的事業,事情只會隨著時間愈來愈好。所以,在你找到之前, 繼續找,別停頓。(聽眾鼓掌, Jobs喝水)

我的第三個故事,是關於死亡。

當我十七歲時,我讀到一則格言,好 像是「把每一天都當成生命中的最後一天,你就會輕鬆自在。( If you live each day as if it was your last, someday you’ll most certainly be right )」(聽眾笑)

這對我影響深遠, 在過去 33 年裡,我每天早上都會照鏡子,自問:「如果今天是此生最後一日,我今天要做些什麼?」

每當我連續太多天都得到一個「沒事做」的答案時,我就知道我必須有所改變了。提醒自己快死了,是我在人生中面臨重大決定時,所用過最重要的方法。

因 為幾乎每件事-所有外界期望、所有的名聲、所有對困窘或失敗的恐懼──在面對死亡時,都消失了,只有最真實重要的東西才會留下( Remembering that I’ll be dead soon is the most important tool I’ve ever encountered to help me make the big choices in life. Because almost everything - all external expectations, all pride, all fear of embarrassment or failure - these things just fall away in the face of death, leaving only what is truly important )。

提醒自己快死了,是我所知避免掉入畏懼失去的陷阱裡最好的方法。人生不帶來、死不帶去,沒理由不能順心而為。

一年前,我被診斷出癌症。我在早上七點半作斷層掃瞄,在胰臟清楚出現一個腫瘤,我連胰臟是什麼都不知道。醫生告訴我,那幾乎可以確定是一種不治之症,預計我大概活不到三到六個月了。

醫生建議我回家,好好跟親人們聚一聚,這是醫生對臨終病人的標準建議。那代表你得試著在幾個月內把你將來十年想跟小孩講的話講完。那代表你得把每件事情搞定,家人才會儘量輕鬆。那代表你得跟人說再見了。

我 整天想著那個診斷結果,那天晚上做了一次切片,從喉嚨伸入一個內視鏡,穿過胃進到腸子,將探針伸進胰臟,取了一些腫瘤細胞出來。我打了鎮靜劑,不醒人事, 但是我老婆在場。她後來跟我說,當醫生們用顯微鏡看過那些細胞後,他們都哭了,因為那是非常少見的一種胰臟癌,可以用手術治好。所以我接受了手術,康復 了。(聽眾鼓掌)

這是我最接近死亡的時候,我希望那會繼續是未來幾十年內最接近的一次。

經歷此事後,我可以比先前死亡只是純粹想像時,要能更肯定地告訴你們下面這些:沒有人想死。即使那些想上天堂的人,也想活著上天堂。(聽眾笑)

但是死亡是我們共同的終點,沒有人逃得過。這是註定的,因為死亡很可能就是生命中最棒的發明,是生命交替的媒介,送走老人們,給新生代開出道路。

現在你們是新生代,但是不久的將來,你們也會逐漸變老,被送出人生的舞台。抱歉講得這麼戲劇化,但是這是真的。

你 們的時間有限,所以不要浪費時間活在別人的生活裡。不要被教條所侷限– 盲從教條就是活在別人思考結果裡。不要讓別人的意見淹沒了你內在的心聲。最重要的,擁有追隨自己內心與直覺的勇氣,你的內心與直覺多少已經知道你真正想要 成為什麼樣的人(have the courage to follow your heart and intuition. They somehow already know what you truly want to become),任何其他事物都是次要的。(聽眾鼓掌)

在我年輕時,有本神奇的雜誌叫做 《Whole Earth Catalog》, 當年這可是我們的經典讀物。那是位住在離這不遠的 Menlo Park的Stewart Brand發行的,他把雜誌辦得很有詩意。

那是 1960年代末期,個人電腦跟桌上出版還沒出現,所有內容都是打字機、剪刀跟拍立得相機做出來的。雜誌內容有點像印在紙上的平面 Google,在Google 出現之前35年就有了:這本雜誌很理想主義,充滿新奇工具與偉大的見解。

Stewart 跟他的團隊出版了好幾期的《Whole Earth Catalog》, 然後很自然的,最後出了停刊號。當時是 1970 年代中期,我正是你們現在這個年齡的時候。在停刊號的封底,有張清晨鄉間小路的照片,那種你四處搭便車冒險旅行時會經過的鄉間小路。在照片下印了行小字:

求知若飢,虛心若愚(Stay Hungry , Stay Foolish)。

那是他們親筆寫下的告別訊息,我總是以此自許。 當你們畢業,展開新生活,我也以此祝福你們。

求知若飢,虛心若愚(Stay Hungry , Stay Foolish)。

非常謝謝大家。

繼續閱讀 Next Page »